__解知墨

禁止站内转。


"I am alone, but l am not worried."


那时,天上的云不会感到悲伤。
因为它知道,自己还有整片天空可以流浪。


我是你途中,有青山撞入怀。

【花秀】走火(上)



跨年夜嘛,也就这么平平淡淡地过。


霍秀秀洗了个澡冲掉一天疲惫,裹着浴袍舒舒服服坐在床上啃苹果,一边在几个台的跨年晚会里摇摆不定,一边顺手给自己几个办公下属群丢了几个大红包祝跨年快乐。


解雨臣从浴室里出来时身上还氤着蒸腾的热气,他看着秀秀一头湿淋淋乱糟糟的长发滴着水,嫌弃地揉了两把去找吹风机:“这么大个姑娘,允许自己这么邋遢也是心很大啊。”


霍秀秀的注意力全在屏幕上。吴邪发了个红包自个儿抢到六块六,苏万手气最好却还在唧唧歪歪吴老板小气,反手黑瞎子一个徒弟专包发了个整一百。胖子笑吴邪便宜徒弟,吴邪骂这么点砸了手机他还不要。于是霍秀秀一人一个专包独独缺了吴邪那份,还附了一句“新年了满足吴老板的愿望”。


鸡飞狗跳里霍秀秀笑得乐不可支,听见解雨臣挤兑她倒也没啥反应,只是往床边挪了挪一副心安理得要他帮忙吹头发的样子。解雨臣叹了口气,掌心试了试吹风机的温度,动作轻柔地拨了拨她的长发,认命地伺候起小七姑娘。


霍秀秀享受着解雨臣的体贴,敲屏幕的速度倒丝毫不减。吴邪问她怎么只有老板娘不见解老板,她想了想删掉输入的文字,举起手机找好角度发了张自拍。


这张自拍可以说很有水平。朦朦胧胧照出霍秀秀的侧脸和披散的长发。解雨臣没有露脸,出镜的只有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一手拨弄着长发,一手拿着吹风机。


这张照片一发苏万黑瞎子师徒非常默契地刷了一堆yoooooo,王盟吴邪撑着狗粮祝愿久久,只有胖子一个人日常脱线。


【王月半:咋回事啊?这晚会才刚开始你俩咋就事后了呢?大花不行啊!】


霍秀秀的爆笑硬生生憋回肚子里,解雨臣看着她对着屏幕莫名其妙发抖不明所以,就问她怎么了。霍秀秀也浪,本想帮自己先生正名一下,结果小狐狸尾巴一摇就想趁解雨臣调侃一下他,就忍着指尖的颤栗敲下几个字。抬起头一脸纯良:“没啥。”


解雨臣狐疑就拿自己手机去看。翻着记录看到胖子的问话和秀秀的回答,在秀秀的目光下尴尬地愣了几秒。


【霍秀秀:年纪大了。】


解雨臣抬头对上霍秀秀的目光时笑容已经有点僵了。他深呼吸几下调整成一个斯文败类的标准笑容,关了吹风机慢条斯理放在床头柜,一个伸手把试图逃走的霍秀秀揪回来,翻身上床把她牢牢钉在自己身下。


距离霎时拉近,霍秀秀努力想别开脸打个哈哈蒙混过去,毕竟这个情况太不妙了。刚想开口就被解雨臣突然凑近的举动吓得噤了声,呼吸都局促起来。


解雨臣眉梢眼角都酝酿着深沉的笑意,他抬手拢了拢秀秀松散的衣襟,对着她耳畔哈气:“年纪大了,控制力不好,容易擦枪走火。”


霍秀秀看着他挑挑眉毛的戏谑和蓄势待发的姿态,觉得这玩笑大概是开的有点大了。



—————————

2019的第一次紧急刹车。

会有后续的(吧…)。

各位新年快乐吖。

评论(7)
热度(47)

© __解知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