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解知墨

禁止站内转。


"I am alone, but l am not worried."


那时,天上的云不会感到悲伤。
因为它知道,自己还有整片天空可以流浪。


我是你途中,有青山撞入怀。

终于有一天,像我这样清水的雷凯也逃不过屏蔽了吗……

还在暗搓搓造阿斯顿马丁的我哭了……

2018-11-11

【花秀】俗气故事

总裁x富家大小姐
————————

解雨臣还记得第一次见霍秀秀盛装的时候。那是解氏的年终酒会,正好搭上古玩收藏界的大鳄们的小聚会轮他做东,晚宴上的客人格外多。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他端着香槟游刃有余地穿梭在老派遗孤与新晋贵人里谈笑风生,被秘书提点着“霍家人来了”才颔首示意抽身离开。

那天霍秀秀穿的是Valentino的绉绸长裙。简单至极的纯色系,头顶水晶吊灯的昏黄光晕投射下来,裙面的褶皱漾起波纹,泛着点腊梅花瓣晶莹剔透的质感。不低胸不收腰不包臀,一字肩的设计,衬得那锁骨精致修长,手腕处的荷叶袖灵动又温婉,随手扬起去扶耳鬓松散的发丝,露出腕骨上珍珠搭月光石的手钏。

她姗姗而来,一双Ferragamo...

2018-10-25 评论:12  |  热度:52 #花秀 #盗墓笔记 #霍秀秀 #解雨臣

痛苦……手机存的雷凯没了……qwq

2018-10-25 评论:5

讲一件好玩的事

为了迎接一年一度的体育节,学校安排体育课上练花样跑操。

冰绥新跟着女孩子们嘻嘻哈哈沿着草地上铺设的白粉瞎跑,感觉自己就和追着自己尾巴撒欢的猫咪没啥区别,傻不拉几。

初秋的日头还大的很,以男性为主的体育老师怜香惜玉,眼见成效不错大手一挥放任女孩子原地休息。冰绥新带了一波节奏鼓个掌,大喇喇地坐在轻轻黄黄的草坪上嚼草根,眯着眼用手去捉头顶晴光。

诺瓦他们苦逼的继续。绕个圈正好跑到冰绥新那儿。目光撞上,冰绥新下意识愣愣,随即绽放一个爽快而不失嘲讽的微笑。盘腿而坐底盘特稳,上身却不住左右摇摆,上下一顿,笑不露齿。完了,诺瓦脑子里第一个出现的植物大战僵尸里的向日葵。

冰绥新这种闹闹腾腾不怕丢脸的小...

2018-10-02 评论:2  |  热度:14 #纳米核心 #阻糖

冰绥新给你发来视频通话的邀请时,已经是深夜了。

你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接通,小姑娘的笑声震得你耳膜一颤,你在黑暗中看见她的笑脸,放肆又张扬。

她说她在冰岛,一号公路此刻寂静无人,陪伴她的只有满天绮丽的极光、远处莹莹闪光的冰川、整齐如色块的草地。

啊,还有那个拿着手机尽力想跟上她步伐的摄影师罗同志。

冰绥新在画框里的身影越来越小,清脆的笑声不绝于耳。她被石子儿绊倒摔了不大不小的一个跟头,她看着镜头愣了一下,你听见罗阻含笑的一声叹息,她趁势躺在地上伸手想去抚摸头上流光溢彩,罗阻走过去把她拉起来。

摄像头被切换,屏幕上是他们两个冻得冷白冷白的脸。冰绥新大咧咧揽住罗阻的肩膀,对着话筒笑颜弯弯地...

2018-09-24 评论:5  |  热度:12 #冰绥新 #阻糖 #罗阻 #纳米核心

–年少–


1.
冰绥新不喜欢罗阻。
学生会活动课开会,冰绥新跟哥们儿约了球,估摸着也没自己什么大事,就腆着脸跟罗大会长请假。
罗会长解完解析几何搁下笔,抬头看她:“不允许。”
“为什么啊??”
“学生干部要恪尽职守。”
“……”
我可去您妈了个西瓜皮吧。您竞赛辅导的时候还不都是我替您开的会?

2.
冰绥新讨厌罗阻。
运动会她跑完八百神清气爽,终点处可爱的小姑娘毛巾扇子农夫山泉,嘘寒问暖,舒服。
没开始吹呢,发令枪一响,小姑娘们打了鸡血似的,全跑了。操场上沸腾,剩她一个人蒙圈。
男子一千五百米,罗阻的强项。
赛后冰绥新很社会大佬地堵住罗阻的路,要求比试一下,以报抢她妹子之仇。
“不。”罗阻拒绝很干脆。
“为什么??”
“我不欺负女孩...

2018-08-02 评论:14  |  热度:37 #冰绥新 #阻糖 #罗阻 #纳米核心

人不就是,会哭会笑会难过会快乐,会痛会痒,吃了糖会是甜吃了盐会是咸的生物么。
人还会孤独。会丧气。会莫名其妙不想活。会觉得自己和世界隔离。
我是个这么垃圾的人,不给别人添麻烦就是自己最懦弱也是最大的温柔了。

为什么难受了不再发朋友圈发空间?
因为比起无人知晓,更让人难受的,是只有点赞啊。

2018-07-30 评论:2  |  热度:2

        我站在健步机上,有凉风从我的脸上吹过。身边的小孩子还没我腰那么高,拿着光剑打打闹闹。身边的空位被另一个小男孩占去了,他还握不到把手,荡起来还那么开心。老人们拍着手散步,电瓶车开过时的灯很亮。我闭上眼,风穿过头发的声音清晰,耳机里放的是陈奕迅的歌。
        现在我坐在秋千上,儿童乐园里空无一人。身边路灯有昏黄的灯光,我看着手机里我们的对话框。没想过要发些什么,翻翻很久以前的记录,听阿黛尔的声音。身边有蚊子往我身上撞,肘弯被叮一个大包,可...

2018-07-19 热度:4

【花秀】晚来天欲雪(下)

感谢 @千嶂里Ulysse ,不然我一定写不完。

填完坑了。依然是(大)甜饼,矫情之处请包涵。

送给终成眷属与一见钟情。

希望喜欢。

————————


十分钟后霍秀秀坐在解雨臣的休息室里,踹掉了硌脚的靴子,毫无形象地盘腿瘫在沙发软软的靠垫里。她的流苏披肩有一半落在地摊上她也不管,就闭着眼深深呼吸了一下这儿资本主义浸润的气息。空调的温度调得适宜,叫她想眯着眼打个盹。她现在的样子就好像推特上那只围着火炉安静烤火的猫咪,迷糊又放松,仿佛半小时前焦躁烦闷的根本不是一个人。


她想起守在休息室外的侍应生,一米八几的个子,穿着熨得笔挺的制服,明明该是人精似的在贵客走到...

2018-07-18 评论:14  |  热度:116 #盗墓笔记 #花秀 #霍秀秀 #解雨臣

我是什么?
是你们泼掉的一盆水。
被你们踩踏过后,还能胸怀头顶万千星辰的,是我。

2018-07-09 热度:1

© __解知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