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解知墨

禁止站内转。


"I am alone, but l am not worried."


那时,天上的云不会感到悲伤。
因为它知道,自己还有整片天空可以流浪。


爱风爱自由。

–年少–


1.
冰绥新不喜欢罗阻。
学生会活动课开会,冰绥新跟哥们儿约了球,估摸着也没自己什么大事,就腆着脸跟罗大会长请假。
罗会长解完解析几何搁下笔,抬头看她:“不允许。”
“为什么啊??”
“学生干部要恪尽职守。”
“……”
我可去您妈了个西瓜皮吧。您竞赛辅导的时候还不都是我替您开的会?

2.
冰绥新讨厌罗阻。
运动会她跑完八百神清气爽,终点处可爱的小姑娘毛巾扇子农夫山泉,嘘寒问暖,舒服。
没开始吹呢,发令枪一响,小姑娘们打了鸡血似的,全跑了。操场上沸腾,剩她一个人蒙圈。
男子一千五百米,罗阻的强项。
赛后冰绥新很社会大佬地堵住罗阻的路,要求比试一下,以报抢她妹子之仇。
“不。”罗阻拒绝很干脆。
“为什么??”
“我不欺负女孩子。”
“……”

3.
冰绥新非常讨厌罗阻。
罗阻上次在常人看起来没有任何毛病的拒绝,在冰绥新看来,简直是从性别与能力上对她进行了双重鄙视。
不可饶恕。
冰绥新尝试了各种方式约战,小纸条堵路托人传话,要么直接拒绝要么索性被鸽。
她渐渐意识到,想要从体育上打败罗阻不行,得从学生的老本行——考试上彻彻底底打败他。
冰绥新学习热情高涨,挑灯夜战刷遍题库,期末考试前下了战书。
结果语文跪了。
考完试罗阻来找她,冰绥新宁可接受海拉式嘲讽也没想到罗阻来了一句:“寒假给你补语文。”
“……我能拒绝吗??”
“不能。”
“不麻烦您老不行吗??”
罗阻抬了抬眼,盯着要崩溃的冰绥新:“夏老师嫌你语文拉平均分。”
“……”

4.
冰绥新觉得,罗阻虽然脸臭,但是还有一丝丝可取之处。
开学摸底,数理化一如既往地好,英语马马虎虎,语文顺利到让冰绥新怀疑人生。
她决定,作为一个有道德节操的女子,再不待见一个人,知恩图报是基本美德。
冰绥新翘了上午最后一节体育课溜出去买了KFC的翅桶,打通门卫大包小包溜进校园,喜滋滋地准备给罗阻见识一下自己的财大气粗与宽广心胸,结果教室门口遇到几个小女生围着上楼自习的罗阻叽叽喳喳。
“你看冰绥新整天混在男生堆里,谁知道跟他们什么关系。”
“对啊,罗阻你是保送的好学生,干嘛费这么大劲帮她这种人补习。”
“罗阻我们这个周末有学习小组活动,老师也来的……你要不要来参加吧?”
冰绥新暗自感叹自己没有贸然闯入敌营,对于这种级别的碎碎念,还不够挠她痒痒的。
冰绥新暗自翻了个白眼,心想罗阻这种级别的冷面男也遇到红粉困境了吧,看来还得我舍命救君子。
“罗阻罗阻,吃饭了。”冰绥新从门口探出半个身体,巧妙藏住手机飘香的塑料袋,直接无视几个女孩子喊道。
喊完才觉得不对劲,罗阻这臭屁小鬼未必理她啊!冰绥新暗叫失策。
结果,她看见了什么?罗阻闻声抬起头,搁下笔站起身,避开几个女生,逆着光对她笑笑:“来了。”

5.
“假的吧罗阻,你不应该拒绝我吗?”
冰绥新看着对面优雅地用餐巾纸擦了一圈手的罗阻,豪放地咬了一口鸡腿。
“具体事情具体分析。”
“那能不能请完这一顿你别来给我补了?……不是说你补得不好,可你每次一找我,我就得忍受一波女生的眼神攻击。”
罗阻顿了一顿,坐正了:“不行。”
“为什么?我成绩上来了,不麻烦您啊!”冰绥新感觉嘴里一根鸡腿骨要戳死她了。
罗阻看她满嘴油光的样子,叹了口气递给她一张餐巾纸:“夏克觉得你有自招的潜质,叫我拉你一把。”
“还有,以后不要翻墙了。”
……头大。

6.
冰绥新觉得,罗阻只是面上冷了些,有点臭屁的傲娇而已。
她和诺瓦打羽毛球,接扣球时落脚重心不稳,嘎吱一声,疼得她眉头一抽青筋一跳,倒地上了。
她的兄弟都是群五大三粗的直男,第一反应是挤兑她技术不行,接下来才是嘘寒问暖。
诺瓦和瑞架着她坐回看台,让她休息休息,冰绥新一边龇牙咧嘴喊疼,一边对着四楼的教室暗自惆怅。
罗阻就是这个时候来的。穿着汗津津的篮球衫,刘海用夹子别起来,露出清秀的眉眼。他剥开她的朋友走到她面前,蹲下来看她红肿的脚踝。滚烫的手指碰到她的皮肤那一刻,冰绥新忽然明白女生为什么这么迷罗阻了——妈的这人有时候真是帅的犯规。
罗阻把手里的冰袋小心翼翼地敷到她脚踝上,冰绥新被冻得一缩,罗阻抬眼看她:“知道疼还不做准备活动。”
冰绥新被堵了一句,气得锤他:“滚滚滚。”
罗阻不理她,让她自个儿捂住患处,转过身蹲在她面前:“上来,我背你。”
冰绥新在一片起哄的嘘声中微微红了脸,还硬撑着说:“能拒绝么?”
“不能。除非你能够在下节课上课前从医务室跳会教室。”

7.
冰绥新被罗阻背走后,诺瓦一行人摇着头直咂嘴:“唯一一个女孩子就要被嫁出去了。”
后来听和罗阻打篮球的人说,罗大会长今天一直心不焉,打篮球瞟羽毛球场不说,还一看见有女生打羽毛球崴脚就慌了神立马往医务室跑。
诺瓦捂着心脏:这他妈就是爱情。

8.
冰绥新觉得,罗阻有时候还挺关心她的。
校庆,米娅、瑞、罗阻和冰绥新四个人主持。第一次统排鸡飞狗跳,海拉在后台催场靠着小蜜蜂风风火火,杰克全场指挥脚不着地,古瑞德穿着演出服逗着赫雅说笑,只有四个主持人正襟危坐背着词。
冰绥新揉着脚踝,高跟鞋蹭破了脚后跟上一点皮。大姨妈配踩高跷,冰绥新暗暗叫苦,太难受了。
唯一的安慰是诺瓦趁着晚自习下课送来的几杯冰奶茶,让冰绥新感觉自己人生又有了希望。
结果罗阻这个大猪蹄子,还没把奶茶接到手呢,就给人抢了。
罗阻气定神闲地说:“我帮你分。你还有三分钟时间跑回教室。下节帕克斯的课。”
罗阻吓完诺瓦把奶茶分了,就没给冰绥新。
她急得跳脚,穿着高跟鞋跳不起来,就吵:“敲里妈为什么不给我!”
“生理期不能喝冰的。”
冰绥新顿了一顿,这个理由听起来还挺有道理的,可是这个人怎么知道她的生理期?难不成堂堂学生会长是尾行痴汉?
罗阻没看穿冰绥新的小九九,拿出椅子后面一罐热腾腾的红糖姜茶:“喝这个。”
“不要。生姜难闻。”
“……”
然后冰绥新就在罗阻的犀利目光下安安分分地靠着这一壶糖水熬过了彩排。

9.
米娅:他们真好。
瑞:……辣眼睛。

10.
冰绥新觉着,这罗阻怎么还真挺帅的呢?
校庆晚会,她换完礼服正好碰上在外面背词的罗阻,深蓝色的西服,西装背心领带袖扣一样不落,胸口的银杏叶胸针格外加分。头发梳成背头,打了摩丝看上去亮晶晶的。罗阻白,就上了点薄粉,简单勾勒了一下眉形,点了卧蚕,脸颊上的散粉红润自然。冰绥新想起刚刚在后台被四个女生围着化妆的瑞,又看了看罗阻,心脏漏跳一拍。
糟糕,这别是心动的感觉。
罗阻发觉来人就抬了头,看向冰绥新时眼眸深邃。冰绥新穿的是一字肩长裙,裙摆曳地裁剪成一弯鱼尾,从上到下由白渐变至深蓝,裙裾上点缀的碎钻像星空夜幕。这样的修身礼服不免成熟了些,倒凸显出女孩的骨肉匀婷和高挑身材。冰绥新的头发留得不长,挽起的发髻用珍珠发夹别着,看上去清爽大气。女孩的眉眼其实清秀,一点枫叶色的唇釉就足够点睛,偏偏还画了眼线扮上浅色眼影,很动人了。
冰绥新从没穿过这样的衣服,被盯着发毛,头发挽得紧揪得头皮疼,她抓了抓脸颊搭话道:“很奇怪吗……要不我还是换成马尾吧。”
“不用。”罗阻沉声说到。
罗阻走上前把她松散的碎发拢到而后,动作轻柔,声音低沉。
“好看。”

11.
完了完了,冰绥新发现这臭屁小鬼竟然有些该死的甜美。
自从罗阻坚持以后桌的身份给冰绥新补习开始,冰绥新排名一路飞涨,语文突破平均分大关,排位直接从黄金到了王者……不不从中上变成前三。
夏克语重心长拍着冰绥新的肩:“稳住,暑假学科营推荐名额就有你。”
周日下午半天放假,两人日常教室自习。冰绥新吸着奶茶看罗阻解数学复赛的大题,心不在焉的转笔。
“……没听?”罗阻搁笔。
“罗阻你这次稳国一冲牌子?”
“嗯。”不知道话题为什么转折,罗阻撑着头看她,还是顺从地回答了她。
“那Q大招生办的不会看见你领奖照片,觉得你长的挺好看就把你提招过去了吧?”
“……不会。”
罗阻伸手去拿自己那杯没动的奶茶,摸索着杯壁淡淡地看着冰绥新:“我高二了,即使金牌也没有提前参加高考进英才班的资格。”
“还得再看你折腾一年。”顿了顿罗阻补充道。
“嘁。”
罗阻吐字清晰,冰绥新听得认真,听见最后一句她闭上眼开始笑。
他们拿起奶茶碰在一起。教室窗帘被风吹起来,阳光掉在他们的目光里。一瞬间,他们好像能从对方的瞳孔里看到以后的很多很多年。

12.
冰绥新有点喜欢罗阻。
有点对于她来说已经是不得了了。
她与罗阻讨论题目会有嘘声,学生会开会一起走会有起哄,桌肚里收到奇奇怪怪的小纸条。她冷静面对不动声色,冰家的人从来不会因为这种无关痛痒的小打小闹动怒。
夏克找她谈话。
夏克是个好老师,两个人像朋友似的坐在走道的长椅上。夏克想迂回包抄,冰绥新站起来就直视着他,不卑不亢。
“您想说什么我知道,我闹我皮,但我有分寸。”
“而且。”冰绥新很骄傲地抬高了下巴。
“我配得上罗阻,罗阻亦是。”

13.
罗阻喜欢冰绥新,很久。
眉眼到性格,都是。
他站在年级主任古瑞德面前干脆利落地拒绝保持距离不再对话的要去,淡淡道:“冰绥新的成绩虽有提高还不稳定,我作为帮她补习最久的人最了解她的情况。这种情况下……”
他顿了顿,面无表情地开口:“我甚至觉得她可以自主招生加六十分保送。”
“而如果我们选择面对舆论压力拒绝互相帮助,对我们造成心理与学习的影响,您失去的可能是全校最稳的两个保送生。”
“所以,抱歉老师。我不同意。”
古瑞德不喜欢这个傲气的会长,可是他眉眼里的坚定让他想起以前赫雅和他。
他把水杯重重搁在桌上:“……一模二模,我都要你们俩第一第二。”

14.
喜欢会给人很大动力。
夏克并没有把罗阻冰绥新调开。其他人窃窃私语,两人置若未闻。
冰绥新暑假里去了B大的学科营。优秀营员。获得自主招生资格。
罗阻暑假里疯狂刷题,高三开学那一个学期,数学竞赛压线金牌。获Q大最优惠录取政策。
高三上学期的期末考试就是一模。冰绥新桌上那一摞语文五三英语五三几乎做完。
罗阻考前给她讲数学附加,已经没有人再敢唧唧歪歪了。
年少的时光里什么都很单纯。成绩很多时候就是傲气的资本。

15.
一模成绩出来。冰绥新超过罗阻,有史以来第一成为全校第一。
罗阻差一点五分第二,剩下第三的分数差了十分。
表彰大会的时候,有人说,看见后台领奖时,冰绥新捶了罗阻一下,而罗阻没生气,和她击了掌。

16.
高三下学期的生活就很单调。
铺天盖地的试卷,冰绥新会把传下来的讲义放到罗阻桌上,而不是扔给他。
罗阻下课出去透气,走过冰绥新的书桌,会顺手把她的讲义整理好。
天热了要跑操,冰绥新跑完步去小卖部,学会了和罗阻一起喝绿茶而不是碳酸饮料。
罗阻依然很清楚地记着冰绥新的生理期。那个时候他会帮她请好体育课的假,早上带姜茶给她。
冰绥新不再翻墙去吃鸡排奶茶,觉得食堂里的鸡腿饭也是勉强可以填满肚子,特别是如果还有人帮她打饭。
罗阻有些时候也会很累,试卷堆过头顶,冰绥新就把他的笔抢下来,说最后一节翘晚自习去看星星吧。

17.
迈克和夏克开玩笑:幸好没拆了这对儿。
夏克说:希望以后喜酒会请我们去。

18.
离高考一个礼拜,冰绥新请了假一天假坐车去军区里探望德雷克。
她把最近几次模拟的成绩告诉大哥,德雷克笑着拍拍她的肩,叫她放轻松。
她告诉他,她会考到最好的。
会和另一个人一起,考到最好的。

19.
678三天。语英平稳数学较难,罗阻冰绥新两人最擅长的难度匹配。
考完英语当天晚上,飞到B市参加自招。隔着一条街的两家顶尖大学,他们走进不同的大门之前,给了彼此一个拥抱。

20.
回来后的放荡。紧接着同学聚会。冰绥新狂欢痛饮,如果不是瑞和米娅拉着她,她可以跳上桌和诺瓦划拳斗嘴哥俩好六六六。
罗阻叫了车送她回去。冰绥新一个人住,门口有保姆等她。他把冰绥新扶下车,任她给自己打了个酒嗝。

21.
高考一帆风顺。自招的成绩出来了。冰绥新加四十分,罗阻加六十分。
B大和Q大最好的专业,供他们选。
出成绩那天冰绥新请罗阻吃饭。必胜客里两个人吃着披萨。冰绥新把自己的可乐和他碰了杯,第一次正正经经地感谢罗阻对她的帮助。
“……还有一件事我想问下。”冰绥新嘿嘿一笑。
“罗大会长,我能追你吗?”
“不行。”罗阻用餐巾纸擦净手,抬头回答时眼神淡漠。
“……为什么啊???”冰绥新猛力插了一刀子鸡翅。
“因为已经追到了。”罗阻用指尖擦去冰绥新嘴角的一点酱汁,第一次在她面前露出了那种眉眼弯弯嘴角上扬的笑容。

22.
其实那个笑容在之前就已经露出过,只是罗阻没发觉,冰绥新不知道。
古瑞德找罗阻谈话之后,瑞跑过来找罗阻说冰绥新约他球场见,罗阻脸上,就是这样的笑容。

23.
幸好啊。他们现在刚刚高中毕业,在一个城市读书,上着最好的大学。
他们刚刚确认了心意,并知道那些细小的细节都未白费。
他们现在十八岁,窗外阳光正好,海鲜披萨味道很正,可乐续杯畅饮。
他们的人生还很长,这不过是个光辉的开始。

评论(14)
热度(35)

© __解知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