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解知墨

禁止站内转。


"I am alone, but l am not worried."


那时,天上的云不会感到悲伤。
因为它知道,自己还有整片天空可以流浪。


爱风爱自由。

52赫兹的故事

一、

 

晚上十点半。她坐在沙发上就着头顶明晃晃的小灯所发出的惨淡白光,睡前最后一次翻看手机。

 

手机的呼吸灯没有亮。可她还是熟练地输入密码,解锁,拉开通知栏,合上,点开社交软件,打开动态,点赞,返回,想要闭屏,然后犹豫几秒,点开第一个联系人,打上几个字。

 

“记得早睡,晚安。”

 

她放下手机,关了客厅里的灯。摇摇晃晃地走向自己的床。

 

她倒在床上摸进被窝里。她忽然想起今天忘了插电热毯。

 

算了。

 

她趴在枕头上,双手缓缓收拢,抱紧了自己。

 

 

二、

 

她无数次告诉自己:

 

“学会享受孤独,那会让你学会思考自我。”

 

 

三、

 

清晨起来,阳光很好,被窝很暖。

 

她摸出手机。呼吸灯有浅浅的绿光。

 

特别关心的那个人凌晨更新了动态。不痛不痒。

 

她看了看时间,凌晨十二点十九,比前一天的凌晨一点早睡了。

 

她勾了勾嘴角。感觉自己的劝说似乎有所成效。

 

她起床,穿衣,刷牙,洗脸。

 

她对着镜子对自己说:“今天又是新的一天。”

 

 

四、

 

她从KTV里出来,笑容满面地和阔别已久的同学告别。

 

她转身把手缩进口袋里。冰冷的双手捂着有些发烫的手机。

 

她站在路边等出租车。冷风刮得她的脸生疼。

 

她揉了揉发红的鼻头,眼睛有些干涩。

 

刚刚包厢里的噪声让她有些头昏脑涨。现在开阔的城市里渺远又迫近的喧嚣让她不知所措。

 

如果有个人能喊自己一声就好了。

 

她想。然后笑了笑。

 

 

五、

 

她和群里的人聊天,一开始目不暇接的众人回复渐渐变得稀少而迟钝。

 

她觉得可能是他们都有事,可能也是自己太烦。

 

她不说话了。她觉得自己需要看些喜剧。准备起身时手机响起特别关心的铃声。她坐回来,开始有些小撒娇地抱怨自己的一天。

 

对面那个人的回语亲切又平淡。她很开心,也说的起劲,那个人却忽然说有事。

 

她一个字一个字删掉了原本搜肚刮肠想好的段子,然后一个字一个字打上“没事哦”。

 

她准备发送,可是又小心翼翼地在末尾打上了一个“w”,想告诉对方自己真的并不介意。

 

特别关心不说话了。

 

 

六、

 

后来不久,他们共有的群里有了特别关心的回复。

 

那个人是去玩游戏了呀,哈哈。

 

她为自己如同福尔摩斯般的能力沾沾自喜。

 

 

七、

 

她很无聊,想找找人说话。

 

她打开了特别关心的聊天界面,想了想还是关上了。

 

好像也没什么话说呀。说了还尴尬。

 

返回、返回、返回、返回,锁屏。

 

 

八、

 

她打开电脑,随便输了几个字。

 

她找到一个小小的故事,然后沉默良久。

 

“世界上有一条最孤独的鲸鱼。他的发声频率在52赫兹左右,正常的鲸鱼只能发出和听到5到15赫兹,可是鲸鱼只能靠声波交流。”

 

他不是哑巴,却如同失语。

 

她想起孤独的乔治。

 

世界上最后一只象龟,养在加拉巴戈斯国家公园里,最后死的时候也向着圣克鲁斯岛,“它的水坑所在方向”。

 

她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又哽住了。

 

 

九、

 

她忽然觉得自己就是那头鲸鱼。

 

她也可以发出52赫兹的问好,而她的问好别人也听得到,可是她就像那头鲸鱼,永远收不到回复。

 

可是她依然是茫茫人海中垂着头的那个人。垂着头的人那么多,她自己又是哪个呢?

 

她也生活在一片蔚蓝的海里。她碌碌无为穿行在其他欢快交谈的鲸鱼里,像幽灵一样。她越走越远,鱼越来越少,海水却越来越蓝。

 

她希望偶尔自己也能死一死。说不定浮上海面还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可是她又舍不得,明明也不知道舍不得什么。

 

她关了网页打开空间。找到“秘密”之后输入了几个字。

 

“积攒满想念值换一次见面好不好。”

 

她又像往常一样找到那个人输入“晚安早睡”,然后开始等待。

 

等到凌晨一点,对话框也好秘密也好,只有赞没有回复。

 

 

十、

 

第二天她起床,穿戴好准备上街。

 

她在玄关处穿好鞋。她突然低下头用手捂脸。

 

没有泪水滴下来。

 

她告诉自己,今天还是要像往常一样,把自己淹没在人海里。

 

把52赫兹的问好淹没在喧嚣着却失聪的世界里。

评论
热度(7)

© __解知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