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解知墨

禁止站内转。


"I am alone, but l am not worried."


那时,天上的云不会感到悲伤。
因为它知道,自己还有整片天空可以流浪。


爱风爱自由。

【花秀】俗气故事

总裁x富家大小姐
————————

解雨臣还记得第一次见霍秀秀盛装的时候。那是解氏的年终酒会,正好搭上古玩收藏界的大鳄们的小聚会轮他做东,晚宴上的客人格外多。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他端着香槟游刃有余地穿梭在老派遗孤与新晋贵人里谈笑风生,被秘书提点着“霍家人来了”才颔首示意抽身离开。

那天霍秀秀穿的是Valentino的绉绸长裙。简单至极的纯色系,头顶水晶吊灯的昏黄光晕投射下来,裙面的褶皱漾起波纹,泛着点腊梅花瓣晶莹剔透的质感。不低胸不收腰不包臀,一字肩的设计,衬得那锁骨精致修长,手腕处的荷叶袖灵动又温婉,随手扬起去扶耳鬓松散的发丝,露出腕骨上珍珠搭月光石的手钏。

她姗姗而来,一双Ferragamo的刺绣细高跟踩得红毯风生水起。Bvlgari的白茶独独胜出一场子浓郁妖冶的Jo Malone红玫瑰和Gucci Envy,前调的艾草平和自然,中调白茶花的清新娇艳很符合这个年纪小女孩的天真气息,后调的麝香与龙涎香余味未绝。解雨臣难得失神的时候她已经提着手包巧笑嫣然地向他走来,解雨臣颔首微笑在她柔若无骨的手背上落下一吻。这时候正好烟火映亮星空,霍秀秀回眸看天边流光溢彩,解雨臣的嗓音低沉醇厚像含了一汪酒:“小七姑娘赏光,解某不胜荣幸。”

小七姑娘的名号代表什么?它是融化在一个女孩最好年纪袅袅娉婷的背影里,偏偏还不嫌浓烈地扫上一层金钱与名誉的金。她的每一步都精准狠厉地踩碎暴风眼,少女的柔情万种就是她只身前来时跟随的千军万马。她当然有天真的资本,可是她瞳孔暗藏锋芒,又偏得迷惑人的绞进一池春水里。男人们艳羡她渴望她也忌惮她,女人们抿紧了双唇,转身去卫生间又把口红补厚一层。

霍秀秀聪明,不适宜的场合口红从不挑喧宾夺主的正红,Dior772的玫瑰豆沙色温婉可人,妆面清淡干净,又衬得皮肤细腻白皙,乖乖女的样子很难不让解雨臣多偏心一些的。霍秀秀的声音里滋着蜜,她眨了眨眼睛开口:“奶奶嫌你这儿脂粉味太浓,厌得很,就不来了。”

这话是真不给人面子,解雨臣听了想笑,看着霍秀秀澄澈的桃花眼真就勾了勾嘴角。他整了整袖口弯起手臂示意秀秀搭上,低下头侧身靠近秀秀的耳廓调笑:“那走吧,我们震散一点儿。”

霍秀秀的耳廓被温热的气流哈得发麻,抬头正对上解总的眼眸。她借着搭人臂弯的功夫不轻不重地捏了人一下,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同样窃窃私语:“瞎撩什么呢?等着我被姑娘们公愤啊?”

他们挽着手来到巨大的水晶吊灯之下,解雨臣示意乐队准备华尔兹,霍秀秀乖巧地把左手搭在他肩上摆好架势,解雨臣扶住了她盈盈一握的腰肢,他们紧握的右手惹出人群的低声惊呼。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掀起人群的惊涛骇浪,可是当事人却浑然不知云淡风轻。

“Je n'ai envie que de t'aimer.”*

他们相视一笑。

——————
*保尔·艾吕雅   《除了爱你我没有别的愿望》

评论(11)
热度(44)

© __解知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