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解知墨

禁止站内转。


"I am alone, but l am not worried."


那时,天上的云不会感到悲伤。
因为它知道,自己还有整片天空可以流浪。


爱风爱自由。

【花秀】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去了千灯,想写个花秀两人旅行的故事,

合辑就叫《你眼中的山川春秋》好了。

第一篇就献给千灯。最后一段来自卞之琳《断章》,有改动。

希望喜欢。

0.

“你眼中有春与秋,胜过我见过爱过的一切山川河流。”

1.

去千灯,也不过是霍秀秀一时间心血来潮罢了。

江南的古镇那么多,同里周庄西塘乌镇南浔,偏是挑了个名气最不响的来。那天她看着解雨臣卸下脸上厚重的油彩,指甲在桌上敲了敲,抬起头她看着他,轻声说:“去千灯吧,就去那里,明天就去。”

 

解雨臣愣了愣,下意识就说:“好。”

 

为什么这么不假思索?他后来想了想,大概是因为霍秀秀说这句话的时候明眸善睐,从她纯黑的瞳仁里,他真的看见了千家灯火的模样。

 

千灯,好名字。

 

2.

到的时候还早。昆山的天空并不晴朗,灰蒙蒙的,偏偏这样看那千灯古镇也很漂亮。

 

霍秀秀站在种福桥上向南眺望,雨后的清新味道氤氲在古镇里就多了点黑白分明的时光味道。沿岸烟柳的新绿,庭院春桃的殷红,小桥流水黛瓦白墙,一声莺啼坠进绿水惊起河底的锦鲤,她这个北方人也爱死了这种古拙又清新的感觉。

 

好看,真的好看。

 

桥下的解雨臣拿着单反,他没有犹豫到底哪里的风景更值得入他的镜头,他悄悄地对准霍秀秀时有微风拂过,笑意划过她的发梢肩头。

 

“你在干什么?”

 

他笑了笑。

 

“在看风景。”

 

3.

他们来的方向正好和售票中心相反,穿过整条青石板街才买到了票。霍秀秀看着入口一大堆的古装摄影店就起了玩心,拉着解雨臣要扮古剑奇谭。

 

“你是屠苏,我是陵越。”

 

解雨臣看着一脸正经的霍秀秀,恨不得把她那一脑子奇怪的东西都倒干净。他没说话,丢给了她一套明黄的长裙。霍秀秀刚想反抗,却看见他一副人畜无害的微笑,瞬间瘪了瘪嘴。

 

扮相都漂亮,就算衣服的料子差但两人的颜值都摆在那。解雨臣的男装便捷些,就拿着一枝桃花在外面等。霍秀秀梳好头发姗姗而来,解雨臣的眼光亮了亮,招了招手:“襄铃过来。”

 

那她就过去呗。提着裙角走到跟前,却被解雨臣一把揽进怀里。

 

“你干嘛??”

 

解雨臣怕她动就在手上用了些力,扶住她的腰肢他凑近于耳畔:“别动。”

 

“拍照呢。”

 

霍秀秀于是又瘪了瘪嘴,调整状态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僵硬。旁边的店家拍好了招呼一声,霍秀秀想推开他,又被解雨臣捉住了手。

 

“那个旅游团里有个男孩子老看你,得让他知道我的夫人再漂亮也是我的。”

 

霍秀秀小脸一红:“……哪有你这么腹黑的方兰生的……”

 

4.

解雨臣看着霍秀秀呼哧呼哧哈着气去咬手里捧着的萝卜饼,无奈地摇了摇头。他给烫到了的霍秀秀顺了顺气,然后很体贴地把瓶盖拧开把水递过去。霍秀秀龇牙咧嘴地把萝卜饼塞给他,咕咚灌下一口绿茶长舒了口气,解雨臣说:“慢点,不急。”

 

“可是我想早点去佛寺!……又觉得带着吃的不太好……”

 

好不容易解决了萝卜饼的霍秀秀一身轻松,拉着解雨臣的手跨过高高的门槛。香火味儿扑面而来,僧人们跪在拜垫上诵经,木鱼声落地一篇清幽。头顶的佛祖俾睨众生,霍秀秀噤了声双手合十,蹑手蹑脚地顺时针一路匆匆礼佛就从后门出去了。

 

出来后她看着屋外渐渐现出点蔚蓝的天空,眯了眯眼露出一个朦胧的笑容。她站在石阶上伸懒腰,解雨臣从旁边蹿出来,她也不恼,说:“总觉得我这么一个不信教的人在这,太违和了。”

 

解雨臣敲了敲她的脑壳,看着霍秀秀吐了吐舌头,才有点故作高深地回答:“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霍秀秀瞪了他一眼,一点不喜欢这句话。她刚想出口怼回去,却被解雨臣手里那两条鲜红的祈福平安带吸引去了:“哇你还信这个的吗?”

 

“嗯,一生一代一双人,多好。”他给她展示上面金色的楷书,定定地看着她的脸颊一点一点红起来,就像手中那两根系带,心也一点一点痒起来。

 

他们一起把那两根求来的平安带系在刚刚抽芽的老树上,红绳那么鲜艳好看,在风里簌簌地飘。

 

一生一代一双人。霍秀秀承认,听起来真的不错。

 

5.

逛古镇嘛,少不了看看古宅子的。

 

沈宅、余家典当铺,都是典型的江南园林的模样。霍秀秀一边逛一边对着对联门匾上飘逸的书法啧啧赞叹,解雨臣忍不了了就说:“你要是喜欢,回家我找人给你写。保证比这个还要好。”

 

于是解雨臣收获了霍秀秀崇拜的闪闪发光的眼神。

 

于是满足的解雨臣给了霍秀秀一个摸头杀与吻额头。

 

于是得意洋洋的解雨臣自然没有发现在他哼着小调去看立三堂的简介时,背后的霍秀秀叹了口气,一脸嫌弃。

 

原来男人从一边游览一边老大爷式挑挑拣拣评价民居到心情爆好地读简介,只差女孩子一个卖萌吗。

 

霍秀秀一边腹诽一边加紧跟上解雨臣的步伐。

 

6.

午饭自然要吃奥灶面。

 

霍秀秀一边为店主家的小男孩没喊她“小姐姐”而是喊“姐姐”生闷气,一边手忙脚乱制止了解雨臣点两碗奥灶面的举动。

 

“一份奥鸭面,一份腌鱼面,谢谢。”

 

解雨臣看着坐在位子上气定神闲玩手机的霍秀秀,问她为什么不点两碗奥灶面,又不差那几个钱。

 

霍秀秀抬起头目光狡黠:“一半一半地两碗面,加起来就完美了呀。”

 

面的量挺多的,霍秀秀的腌鱼有些甜了,解雨臣的奥鸭倒是入味得很。霍秀秀一边吃着解雨臣夹给她的鸭肉,一边呲溜地吸着酸梅汤,心情舒爽。

 

——酸梅汤是那个小男孩送的。理由是姐姐长得好看。

 

面也好吃,当然不仅仅是因为霍秀秀说得那个原因。

 

7.

吃完饭要去顾坚故居,霍秀秀表示她非常想去听听昆曲创始人那儿的表演。

 

于是他俩坐在一排排戴着贝雷帽拖着保温水杯的大爷大妈中坐着,有点尴尬。

 

特别是邻桌的老大爷老是看霍秀秀,这让解雨臣又自豪又难受。

 

幸好表演马上开始了。扬琴二胡笛子还有唱戏的,都是五六十岁的街区大爷大妈。嗓子有点哑,也没穿戏服上台,眼神和动作一看就是业余,但是那股专注高兴劲儿,很动人的。

 

霍秀秀趁着一对老夫老妻唱完,冲上去和敲扬琴的那个爷爷说了几句,老人们先是目露惊讶,又欣然点了点头。霍秀秀接过唱戏阿姨手里的话筒,朝解雨臣眨了眨眼。

 

解雨臣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他大概已经猜到霍秀秀要干什么了,更何况,他已经感受到了混迹在老年人中的学生团隐隐骚动了起来。

 

音乐声起,再熟悉不过了。

 

《游园惊梦》。《山桃红》前奏,他倒是恰好教过霍秀秀这么一段。

 

没办法,解雨臣在霍秀秀的目光里起身,那就唱呗。

 

一个行家,一个常年在行家熏陶下的半行家,撑起这点场面,够了。

 

台下掌声雷动。那个先前老爱瞥霍秀秀的大爷鼓得尤其起劲。

 

霍秀秀摸着垂落的长发嘿嘿地笑,身旁的解雨臣倒是拽了拽她的衣袖,轻声耳语:“这么想出风头,嗯?”

 

“对啊,让这群不安好心的小毛贼知道我先生的厉害。”

 

语毕扬了扬手里的小纸条。

 

8.

街上逛得久了,就错了过古戏台的演出。霍秀秀倒也不恼,吃着袜底酥往顾炎武故居走,顺便给解雨臣投喂点自个儿觉得好吃的老姜糖。

 

顾宅比街上的民居大了不止一点,但无非也是那样。霍秀秀捧着单反上蹦下跳找角度摄影,解雨臣就在旁边用手机偷拍她。有些时候霍秀秀起疑凑过来看看,就发现是俄罗斯方块的界面。

 

她把自己拍的玉兰海棠月季迎春亭台楼阁曲桥水榭给解雨臣看,收到的也无一例外是“我夫人真棒”这种故意撩而没内涵的回答。

 

解雨臣若是烦了,就长臂一伸把霍秀秀拉过来自拍。B612,屏幕上两张脸顶着猫耳朵彩虹爱心,也可能是故意扮丑的翠花史莱克,霍秀秀说你怎么越老越活回去,解雨臣就严肃地纠正她自己一点不老,在某些时候依然能让她像个十七八岁被男神拒绝的女学生一样哭出来。

 

霍秀秀红着脸说你能不能有点亭林先生“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气概。

 

解雨臣低下头去亲她的耳朵,喷薄的热气暧昧又暖和,和他说出来的话一样令人想找个地缝钻下去。

 

“你就是我的天下。”

 

这个时候,太阳就出来了。

 

阳光从嫩绿嫩绿的叶子上滑落,融进解雨臣深邃缱绻的目光里,霍秀秀一时觉得这个人比周围的风景还要好看。

 

哎呀,这么好看一人,怎么就恰好给她逮住了呢。

 

大概是因为她也好看。她心里这么想,很骄傲。

 

9.

从千灯回来后霍秀秀在电脑面前筛选拍的照片,除了阳光明媚下的古宅,还有很多她自己的照片。

 

摩挲古桥石墩的、在千年银杏下许愿的、对着门匾出神的、哧溜吃奥灶面的、舔指尖留下的姜糖的、在青石板街上蹦蹦跳跳的、蹲在池边喂锦鲤的、戴着莎莉鸡发卡对着镜子搞怪的······

 

不用说都知道是谁拍的嘛。

 

霍秀秀朝着书房门口喊:“你拍那么多我干什么呀!”

 

解雨臣端着水果进来,玻璃碗搁在桌上,他撑着椅子上的扶手,俯下身去衔霍秀秀微启的唇,蜻蜓点水。他倚着电脑桌,把一块苹果塞到霍秀秀嘴里,说:“不是一开始就说了嘛。”

 

“你在看你的风景,我也在看我的啊。”

 

10.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我的梦。

评论(13)
热度(90)
  1. 临陌.藏朝眠__解知墨 转载了此文字

© __解知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