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解知墨

禁止站内转。


"I am alone, but l am not worried."


那时,天上的云不会感到悲伤。
因为它知道,自己还有整片天空可以流浪。


爱风爱自由。

【阻糖】小事

存个情侣分手复合的老梗,写完手中的另一篇阻糖再填。


罗阻匆匆忙忙下楼差点撞翻了杰克的咖啡,走到门口时扑面而来的阳光炫得他失神一秒。不再刺骨的风裹挟着路边迎春初放的香气,带着面前女孩的晴朗笑容,轰得全部冲入心房。

他看着事务所楼下拖着箱子的冰绥新,她的牛仔裤洗的发白,小白鞋也脏兮兮的。她风尘仆仆掩不住疲惫,眸里的光却比雨后初晴的太阳还要明亮。

她或许是失了忆,忘了从前的罗阻多么混蛋多么自大,又或许是她恰好听到了战火轰天里罗阻隔着手机的崩溃与自责,折返之途上她还是选择了他。

“嗨,罗大律师。”

“再收留我一次呗。”

罗阻没再犹豫。上一次迟疑他看着占据他生命的一部分失魂落魄地走了,连着他在漫长时日的分别里忍受蚀骨的孤独与后悔。

他走上前抱紧她,尽管她惊讶期待与不确定的惶恐交织在颤抖,他抱紧了她。

“好。”

公寓窗台的积雪开始融化,罗阻种下得那盆鸢尾抽出了第一枝芽,开窗通风时可以闻到草木湿漉漉的香气,归来的莺燕落在枝头,婉转吱啾。

罗阻侧过头去看还在熟睡的冰绥新,她大概是做了个好梦,眉间有浅浅的笑意。

这个漫长的冬天,终于结束了。

再漫长的冬天都不过是他们余下岁月的小小的一部分。

小事而已。

罗阻低下头,吻了吻冰绥新的额头,眼角都是朦胧的笑意。

“早安,糖心。”

评论(2)
热度(20)

© __解知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