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_解知墨

禁止站内转。


"I am alone, but l am not worried."


那时,天上的云不会感到悲伤。
因为它知道,自己还有整片天空可以流浪。


爱风爱自由。

【阻糖】一个小甜饼

冰绥新并非一个完全没有少女心的人。她倒也不是没想过来一场小说式的恋爱——青涩稚嫩的那种,从彼此暗恋到袒露心迹的时间跨度可以揽括整个青春,多看一眼都会脸红的人到最后可以面不改色的在众人面前交换一个“草莓味的吻”。

当然,她也很明了地知道,想想也就罢了。风和日丽的日子在榕树下送情书、情人节大摇大摆地在商场撒狗粮、过生日时会有提前准备好的鲜花和摩天轮中的接吻、甚至是音乐声悠扬小牛排刚好的餐厅里出其不意的求婚,大概是都不会出现的。

冰绥新的人生轨迹从出生时就注定和其他姑娘不一样。那些“淑女的一百个养成方式”对她而言无异于一纸空文,这也早已为她选定了不需要白马王子前来拯救的结局。

她想要的是什么?大概她自己都没想过这个问题——或许她觉得她是不必把心里空出一块儿单独分给一个人的。

可往往是造化弄人。

刀枪不入如冰绥新亦有软肋,在她落泪于罗阻面前的时候,一切就已经注定了。

她的确没有拥有清新甜蜜的爱情的可能了。别人来的时候是带着夏日海风与倾城阳光,他来的时候连身干净的白衬衫都没有,色彩暗淡的作战服与兵器的冷冷寒光,清秀的面容都被面具挡住;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呢——训练场上要拳打脚踢你死我活,从亲身格斗到百米射击,能比的总归都要比一比;他们把后背交给彼此,逐渐默契到可以一个眼神就心领神会;那些曾经彼此互相厌恶的缺点在时日里似变得有些可爱,不知不觉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竟然有些莫名的相似起来。

没有草莓味的吻也没事,他们共享的从来是沙场硝烟的味道。行走在刀刃上的一个吻,也许是在生离之前,也可能是死别之后。唇舌交缠间伤口的鲜血腥甜,浓到化不开的硫烟气息裹着沙土粗砺,可能还会有泪水的咸涩——谁哭了呢?不重要,罗阻否认流泪的意义,冰绥新亦不会承认。他们抱住彼此的时候就把枪与刀扔下了,远处的爆炸还在继续,余烟未散。枪林弹雨中,活下来和对方活下来是同义。

相比之下那些自行车后座摩天轮顶端的套路都太俗气了。骄傲如冰绥新,也只有这样的情节才足够惊心动魄了——

他出现时火光冲天。他走近时硝烟尽去。

冰绥新看着枕侧男人熟睡的面容,长叹了一口气,又笑了。

去他妈小说情节。她爱死这个臭屁小鬼了。

————————
在高速上完成半年的回归。
我爱死阻糖了。

评论(6)
热度(33)

© __解知墨 | Powered by LOFTER